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活动 > 正文

最新活动

  • 多阿姆洛斯和伊姆拉希尔的故事(六)

    时间:2021-11-25

  •   战役结束,太阳落山。阿拉贡不愿与德内梭尔发生龃龉,因此拒绝入城。伊姆拉希尔认为阿拉贡的这番说法十分明智,但同时也对他被迫待在城外的待遇表示愤慨。在王城,亲王告诉伊奥梅尔他的妹妹伊奥温仍然一息尚存。于是他们赶往诊疗院,并遇见了甘道夫和应甘道夫请求、以杜内丹人族长身份入城的阿拉贡。阿拉贡提出直到法拉米尔醒来,伊姆拉希尔亲王都应统治白城;但又认为在接下来和大敌的交锋中,他们都应听从甘道夫的指挥。众将均表示赞同。

      诊疗院内,当皮平称呼阿拉贡为“大步佬”时,亲王表示不满。但阿拉贡亲切地解答了疑惑,并称将以“泰尔康塔”(昆雅语中“大步佬”的说法)作为其家族名称。伊姆拉希尔向阿拉贡阐述了当日救下法拉米尔的场景以及他在匆忙中对外甥伤口的处理。他一直陪在阿拉贡身边,治疗法拉米尔、伊奥温以及梅里的伤情。

      大战次日,伊姆拉希尔遇见进城的莱戈拉斯与吉姆利。莱戈拉斯识出亲王身上拥有的精灵血统,并高度赞扬了他。亲王本欲亲自给两位带路,去诊疗院探望他们的霍比特人伙伴。但莱戈拉斯向亲王传达了阿拉贡的口讯:要他出城去他的营帐参加会议。于是,亲王差仆人给他们带路,他则找来伊奥梅尔一起去阿拉贡的营帐、参与最后辩论。

      阿拉贡召集众将,在其位于城外的营帐内召开作战会议。会上,甘道夫指出想要通过武力击败大敌已然毫无希望,他们要将决胜的机会押在持戒人弗罗多身上。阿拉贡也正有此意,于是提出孤注一掷、以自身为诱饵吸引魔眼目光的计划。伊姆拉希尔早就将阿拉贡视为主君,因此他将视阿拉贡的期望为命令。但他不放心大军离去、防守薄弱的白城。于是众将对兵力分配做出部署:七千西方大军将开赴魔栏农从正面挑战魔多,其中包括伊姆拉希尔的三千五百步兵以及他的骑兵。

      在他们安排好所有的兵力分配,准备开始研究进军的路线时,印拉希尔突然放声大笑。

      “这实在是,”他大喊道:“这一定是刚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玩笑:我们只率领仅仅七千兵马,而这不过是刚铎全盛时期部队前锋的数量。而我们竟然要攻打固若金汤的魔王基地!这样就好像小孩子拿着木刀木枪,威胁全副武装的骑士一样!米斯兰达,如果魔王知道的和你一样,他多半会一笑置之,用小指捏死我们这些想要刺他的蜜蜂。”

      “不,他会试着困住这蜜蜂,拔掉它的刺,”甘道夫说:“在我们之中,光是有些人的名号就足以力敌千军。不,我想他笑不出来!”

      “我们也不该笑,”亚拉冈说:“如果这是玩笑,那它的代价也未免太沉重了。不,这是赌局中最后的孤注一掷,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是输赢的关键。”然后,他拔出了安都瑞尔圣剑,让它在阳光下反射着璀璨的光芒,“在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之前,你将陪我度过这一切!”

      两日后,西方大军出征。大军并没有隐匿行踪,正相反,阿拉贡与甘道夫一路上都派人四处吹响号角,宣称“刚铎的王侯”归来。但伊姆拉希尔建议改说“国王埃莱萨驾到”。3月25日,他们抵达了魔栏农。

      伊姆拉希尔作为刚铎的代表,与其他种族的代表一起来到黑门前与索隆之口谈判。索隆之口带来的消息令人绝望目眩,谈判破裂,最后一战打响。

      大军分列在两座熔渣山丘上。伊奥梅尔与伊姆拉希尔的部属在右侧的山丘列阵,而亲王本人更是在面向魔多方向的前缘首当其冲。[10]就在所有希望都要灭亡之际,持戒人完成了任务,彻底消灭了大敌。

      魔栏农大战后,阿拉贡的军队收复了刚铎全部的失地。4月8日,持戒人于科瑁兰原野苏醒。伊姆拉希尔亲王与西方大军的每一个名士兵都向弗罗多与山姆致以最崇高的敬意。[11]5月1日,大军回到米那斯提力斯。伊姆拉希尔见证了阿拉贡的加冕,埃莱萨王的时代到来。

      7月22日,伊姆拉希尔与众人跟随国王与伊奥梅尔护送希奥顿王的灵柩回埃多拉斯安葬。8月10日,希奥顿王下葬。8月14日,众人一一与伊奥梅尔告别,但伊姆拉希尔留了下来。亲王与伊奥梅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第三纪元3021年,伊奥梅尔迎娶了伊姆拉希尔的女儿洛希瑞尔,他们的儿子埃尔夫威奈后来继承了洛汗王位。

      魔戒大战后,伊姆拉希尔和他外甥法拉米尔是埃莱萨王最重要的将领。伊姆拉希尔本身也是刚铎议会的一员,同时也是国王的顾问之一。第四纪元34年,伊姆拉希尔亲王逝世。他的长子埃尔菲尔继承了亲王之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